第一章 莫名被追杀
  东陵国,一辆马车缓缓的行驶在官道上,太阳西斜,将天际天一片云朵染上色彩,层峦起伏的山脉,慢慢漂浮的晚霞,曲折蜿蜒的山路,遍地的小草都镀上了一片金黄色。晚风吹起来,一支支狗尾草摇响一渠黄昏的抒情曲。
  “小姐,我看到城门了!京城的城门好高呢,里面好热闹,咦……小姐,木府怎么没派人来接我们?”坐在车辕的小丫头欢喜的叫着,她的话音才落,刷刷刷,从树上落下十几道黑色蒙脸的身影来,手里拿着闪着寒光的长刀,马嘶鸣一声被利箭刺穿心脏,原地跳了几下歪倒在地上,瞬间地上溢出一层的血幕。
  “啊!”小丫头被吓得面色苍白的尖叫,面前那十几个蒙脸拿着长刀的黑衣人就如同地狱来的修罗,那一双双无情冷漠又犀利的眼睛如看死人般的看着她,她感觉全身僵硬到不能动弹,只喃喃道:“小小姐,你快走!”
  那几个随从已经率先抽出刀剑朝黑衣人冲去,黑衣人的动作犹如鬼魅,抬手刀落间一片血幕,死亡的气息在黄昏的官道上蔓延。
  小丫头哆哆嗦嗦的拿起面前赶马的鞭子朝最前面的黑衣人抽去,她那里是那个人的对手,手腕一空,胸口猛然一疼,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破了个大洞,血汩汩的往外流,“小……姐,快……逃!”
  她软倒在血泊里,睁着眼睛看向远方,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跳下马车飞快的奔跑着,小姐,快跑,不要停,快跑!
  黑衣人握着手里的长刀撩开车帘子,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吓得紧缩在一起的小美人,却没想到马车里空荡荡的,那个女人呢?
  “居然跑了,快追!”主子下了死命令,这个女人今天必须得死。
  城楼上,披着红色斗篷的女子举目远眺天边的残阳红霞,真的很美,可惜了,她的姐姐也只能看最后一眼了。
  她握紧手里的红色玛瑙项链,阴测测的喃喃:“木婉晴,你去死吧,我才是木家嫡女,我是木家最出色的女儿,只有我才配得上曦王,他可是未来的储君。
  我听说这些年你给曦王爷写了很多封情书,情书写的再动人,你也打动不了曦王爱我的心!
  哼!昨天曦王爷还送我一串玛瑙项链,亲口说最喜欢的人是我!
  他虽然退了你的婚,却还股念旧情,给你赐了门好姻缘,可你是癞蛤蟆呀,怎么配成为彦王妃?哪怕彦王现在也是个半死的人,我也不高兴你嫁过去,我不高兴以后我见了你,还要行礼问安!”
  夜色渐渐笼罩大地,雾霾之中,女子踉踉跄跄的奔跑在山路上,不时惊恐的回头张望,再快点,她要活下去,曦哥哥,你在哪,我好怕,快来救救我!
  可惜她的呼唤声没有人听到,身后那如黑白无常般夺魂的脚步声一声声的响在耳畔,震在她心口。
  突然,脚腕一疼,她被什么东西绊倒,重重的朝前栽去,在地上滚了一圈停下来,她再疯狂的往前跑。
  可她的速度还是不够快,只是一阵风刮过,面前以出现一个手提大刀的黑衣人,黑衣人提刀朝木婉晴的腹部刺去,木婉晴急中生智,一个闪躲避过黑衣人的杀招。
  一刻钟过去,几个回合下来,她的体力渐渐不支,被黑衣人一脚踹倒软倒在地,头重重的撞上一旁的石头,血从她的脑后溢出,很快染红半片草地。
  黑衣人皱了皱眉头,呵呵,他都还没出手,她自己居然把自己给撞死了!
  黑衣人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上前补上两刀,远处传来一声野狼的嚎叫声,他冷睨了地上躺在血泊的女人一眼,算了,她身上出了不少血,也活不了了,正好成为狼中食。
  黑衣人几个纵越消失不见,带落几片树叶缓缓落在木婉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