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月伴星如昨
  苦思的小宦官因室内传来的暧昧怪声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奇怪的誉王殿下对辅相大人怀的竟是这种有违伦常的心思!穆清犹豫再三还是从院内的桃花树旁离开了。
  待迷醉中的美人醒来,天已经黑了,嗅着陌生的炉香,月夜睁开紧闭的双眼,突然觉得身体很沉重……动一动更疼的要命,“啊!”他叫了声扭过头又一声尖叫,“啊!!”宇文枂正双眼溜圆的盯着他。
  “你,你离我这么近干嘛?”
  “哦!这就近了!你跟林孜芯都做了什么啊?!”
  月夜观察着他思考,手支额头躺着,明明看不出生气反而面带得逞的笑,怎么语气像吃了枪药啊?林孜芯……他这才想起自己被骗的事,“你救的我?”他低头拉着被子问,宇文枂趁被子扬起之瞬将身体与他重合,“怎么报答我?”
  “谢,谢谢啊。”
  宇文枂舔了下嘴唇,“不怪我将你从床帏之欢中拉出?”
  月夜强烈感觉着他的身体命令出的答案,呼吸变的粗重,“我是被骗的。”他解释。
  宇文枂勾唇一哼,“无召不得入后宫,她一骗你就没了原则?”
  “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吧!”月夜暴躁的脾气一时就没忍住,宇文枂瞳孔一紧,将自己一寸寸移开他的身体,不作一言的朝床里侧躺去,用骄傲的心揉和着躁动的情绪,闭着眼睛。
  月夜吞了吞口水,看房间摆设他从来没来过,莫非是宜春院的房间?瞥瞥一侧的他,出奇的安静!明明都那么难熬了,还假正经!
  “王上找你说什么?”
  宇文枂咬了下嘴唇,他还有心思问这个?!
  “我看你不开心,有事别瞒我,说出来我跟你一起解决。”
  宇文枂睁开眼睛,已在爆发的边缘徘徊!
  “我们在宜春院吗?这里还能独住呢?”月夜好奇的瞧着摆设,竟丝毫没有轻浮的痕迹。
  “大晚上的你精力若是旺盛就说点我爱听的!”宇文枂翻身瞪过他后,没有前奏的行起乐……
  “说话。”他提要求。
  月夜松开嘴唇,勉强出口一句“我困了。”
  宇文枂眉头一皱,宣泄不满,月夜也终是尝到不会讲蜜言哄人的下场,赶紧补了句,“我只属于你。”
  这话还能听,我又斗情敌又做你的药一眼未眨睡了半天的你说困!合适?!
  “还有呢?”
  “还有……还有……”
  “说你爱我。”
  “爱……爱你。”
  不知怎么,宇文枂听出了勉强之意,突然将他放了。(废话!不说感觉单论这句话,此情此景难道不是?)
  “重新说!”他再给他一个机会。
  月夜迷离的眼神逐渐明亮,抬起身子将他抱住,“我爱你!”随着这句话出口,月夜首次愿意给出主动。
  本已经累了,他就准备抱着他睡,月夜却一反往常的正经扭过头告诉他,“我饿了。”随之一声咕咕的叫声,宇文枂没蹦住笑了声,借力将他扶起,“走,去吃东西。”
  穿好衣服,月夜非要梳个头,宇文枂阻止不住就将手指插入他的腰带硬拉出门,“宝儿怎样都好看!再不去就不饿了!”
  “殿下,大人。”门外守值的小宦官行礼,嘴角挂着不可言说的笑。月夜当即涨红了脸,追着他打,“宇文枂这是王宫这是王宫!”
  “你以为是哪?”他跑着回头笑,月夜着急又蠢笨的追赶着一不下心被岚宇殿门槛绊趴了。
  “月儿。”宇文枂紧张回来相扶,揉揉膝盖将他抱起,“这是我在内宫的住处,你既已是我的人,就可随意出入,只有一个条件!不许见林孜芯!”
  “那现在去哪?你放我下来!给别人看到!”
  “去吃东西啊!大晚上的只有我们的见证者星月为伴。”
  “宝儿,给我唱歌听吧。”
  不知为何,月夜现在极其听话,可能自己在人手里吧,他轻柔的嗓音一开口宇文枂就想让时光就此停驻。
  “寒江陪烟火,月伴星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