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命格归正
  冬天的河水冷得就像一个流动的冰窖,刺骨的寒气把我从宿醉中逼醒,甚至超过了我对生死的畏惧。
  在这片幽暗里我的意识清晰得比每个星期一的早晨还清晰,却无法支配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关节,仿佛都被锁住,动弹不得。
  “哎哟,你怎么在这里,让本君好找啊!”这人说话间已经一把将我从水里拽了起来。
  脱离如同封印似的河水,我的双眼得到解放,睁开一看,好家伙!方才还在水里的我,这居然又上天了!
  “你丫谁啊?”我看到身侧的这个周身不知绕着啥气的青年男子,吓了一跳。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他朝我招了招手,急切道。
  “哎哟,还是个老司机。”我戏谑地笑了笑。
  “什么老司机,本君乃司月神君云湮。今日我那酒友司命喝多了,只能由我替他办这趟差,快走吧,乘了这渡魂车,本君带你换命去。”云湮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
  “所以你是神仙?”我捂着脑袋,虽然我前生是个出过仙侠神话绘本的插画师,但哪里会相信这世间真有神仙。
  “我不是神仙,难道你是神仙?你再不走,本君可就踹了啊!”云湮咬牙瞪我道。
  我哪里肯信他,嬉皮笑脸地赖在那。他情急,果真朝我飞来一脚,直把我踹到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渡魂车了。
  头疼,屁股也疼,这绝对不是梦。
  靠!难不成我真自杀成功,死了遇到神仙了?
  云湮一个化形飞入车中与我同坐,“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司命那个酒鬼年前办差出了错,误把一个恶魂放进了你的命格里,导致你魂魄无处藏身,流落到另一个时空。司命昨个喝酒时想起此事,怕自己再误事便让本君替他走一遭。没有命格的魂魄注定是天煞孤星,死于非命。本君看过你此生经历,父母双亡,男人劈腿,事业瓶颈,最后跳河自杀,是不是一点错都没有?”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所,所以呢?”
  “你原本命格极重,关系到谁主天下,那恶魂离经叛道不知会做出什么,扰乱时空秩序,刚好你也自杀成功了,本君和司命合计着趁现在把你送回去,把那恶魂捉回地府去。”云湮耐着性子说完了前因后果。
  “你的意思是我前生二十多年的现代人白做了白活了,什么父母双亡,男人劈腿,事业瓶颈都白经历了?”我又好气又好笑。
  “呃……”云湮皱眉道,“你不能这么想,你这都活了二十多年,那恶魂才占了你的肉身命格十二年,你比她多活好多年哩,是你赚了。”
  “滚你丫的!”我气恼地骂了一声。
  他是个皮脸厚的,自知理亏,忙转移话题,“啊,到了到了。”
  “到哪了?”我闻言,脑袋伸出去。
  他扯过我,指着地面上一条小河边一群人道,“呐,那个就是你本来的肉身。”
  我一个凡人眯着眼勉强看清那是一群穿红戴绿的小姑娘,至于神仙大哥他指的是谁,恕我眼瞎,看不出来。
  渡魂车往下落了几十丈,云湮带着我隐了身形,踏云而下,接近了方才看到,这些女孩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正对着个绾色衣裙的小姑娘吵嚷推搡。
  “你仗着有个有钱哥哥就在沛县作威作福这么久有意思吗!”
  “就是就是,到底你家还不是商贩贱人!”
  “区区贱贾还敢和吕姊姊叫板!”
  “把姊姊的帕子还来,还来!”
  自古以来,唯女子打架吵架最有看头,我正看得津津有味,只听“噗通”一声,那抹一直无言的绾色被一个水绿衣裙的小姑娘发狠一掌推进身后的河水里。
  “时辰到了,你该走了。”云湮在我身后幽幽道。
  我却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望着他的俊脸发怔,说实话挺好看的,他被我看得心里发毛,“你看本君干什么?”
  “其实吧,我觉得你跟我那个时空的某个明星有点像。”我咂了咂嘴。
  “谁?”神仙就是神仙,哪个时空的事都晓得。
  “额,鹿晗。”我老实答。
  他愣了愣,飞起又是一脚,“你丫才长得像娘炮呢,你全家都像娘炮!”
  这一脚力道十足,把我从云端踹下,笔直地砸落下地面。
  完了完了,这回连魂魄都得摔碎了。
  幸好是落入水中,等等,这又是水里?
  突然我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剧烈的痛感袭来,整个人都痛得弓起身子,感觉五脏六腑都错了位,全身血液都集中在胸口却没能等到将其释放的那口气。却又马上感觉到身体在向上漂浮,全身在这一刻得到解放,我条件反射地用力挥动四肢希望加快上浮的速度,直到莫名地失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