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祁,西霞国皇宫。
  雨已经停了,在皇宫内那条长长的宫道上,木质轮椅轧过地上的积水,向着宫门外而去。正是初春,天气还有些寒凉,接连几天阴雨连绵不仅没有阻断万物复苏的脚步,反而让上祁的空气中都带上了一丝淡淡的青草香气。
  微风拂过树梢,也拂过了轮椅上青年的衣袍,为他平添了几丝狼狈。早就知道不是吗,父皇宣他进宫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萧南风坐在轮椅上,腿上的伤还未愈合,在阴雨连绵的天气里又开始针扎似的疼起来,但这些伤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刚刚大殿上的那一幕不断在他脑海中重现,高高在上的帝王眼里是冷然的笑意,明黄的圣旨被人恭敬接过,而后宣读自己的罪行——皇四子萧南风谋害皇兄,其心可诛,念其守土有功,遂从轻发落。
  他的嘴角溢出一个短促的音节,嘲讽意味甚重。父皇既要夺兵权,要削爵位,为何不干脆把他贬为庶人,为何不干脆了结他的性命。自己那位虚伪的父皇明明忌惮着任何一个能威胁他权势的人,却偏要让天下人都以为他是一位至仁至善的帝王,而自己曾经还以为他能念一点父子之情。
  哈,何其可笑。
  萧南风默默想着,整个人都缩在轮椅中,本就清瘦的身材大半被盖在毛毯之下,而露在外面的脸色也显示出一种病态的苍白。他抬起手伸开五指,指节修长指腹还有常年握剑留下的薄茧,可是如今他连站起来都难,又如何握剑!
  “王爷,王爷你怎么了,您振作一点,回府之后再从长计议就是!”萧南风的身子本就颀长,重伤之后更是消瘦了不少,此时他的身子因为情绪的起伏而微微颤抖,这让身为贴身侍卫的郁崖心疼不已,他们王爷从来都是天之骄子,何曾这样委屈绝望过。
  “郁,我都明白的。”萧南风长长呼出一口气,只是他握住轮椅扶手的手渐渐加重了力道,“回去之后你安排一下,我想见一次小七。”
  说完,萧南风似乎像是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看向阴沉的天空,看这样子是又要下雨了呢,不过不管多大的雨,他都绝对不会认输!
  ……
  阴沉的天空似乎预兆着前方更加凶险的考验,命运也在此刻拉开了帷幕。
  上祁城,卫将军府。
  与皇宫中发生的变故不同,这里没有紧张的气氛,有的只有哀痛。只因卫家的二小姐卫倾颜身染恶疾,刚刚大夫来诊断时,已经表示无力回天了。
  卫夫人王氏在听到大夫的话后就直接晕了过去,她这一辈子也就只有两个女儿,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小女儿从小体弱多病,自然也花费了更多心力,可如今居然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叫她怎么受得了。
  卫将军将爱妻搂在怀里,心情也很沉重,他转头将管家叫过来,叫他拿着他的玉牌去宫里请太医来,他们卫家每一代都为守卫西霞国土立下过功劳,相信陛下会体恤他一时情急。
  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位二小姐一定时日无多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虚弱无比的卫倾颜突然睁开了眼睛,此时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将军府的二小姐,而是来自后世的医学界的,有“鬼医”之称的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