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季瑶雪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他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暗金长袍,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配在一张棱角分明、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这是他见过最俊美不过的男子,一身贵气与冷冽之气更凸显出他绝世英姿,脑海里一念闪过“这等男子才配得上她”终于见到了那个人,一直平静的心,竟荡起涟漪,她变了,是了,二十年,如何不变,只是现在的她少了幼时的灵动与活泼,多了份温婉与柔美。“你还记得我吗”说着将脖子上的紫珠取下,放在手心给面前女子看“还记得这颗珠子吗”男子身边的侍从包括相随一旁的司马逸都惊讶了,从没见过陛下用这么轻柔的语气和人说话,并且还是个女子。季瑶雪疑惑的看着这俊美的男子,听他的语气,似乎是认识她,可是她很确定,不曾见过此人,她是霄云派掌门之独女,容貌更是号称天下第一没人,集万千宠爱与一身,但是天妒红颜,她自小便有一个心悸的毛病,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至今一直靠着父母收集的灵丹妙药续命,正因如此现在她已经快三十岁了,却还未婚嫁,这在现今是很难见到女子年纪如此大却还未嫁的。半年前,父亲亲自外出为她寻药,在北境一处山上偶的一棵千年灵芝,她服下后虽没有去除病根,但是却不影响出嫁生子,父母高兴极了,立马将她许配给门中大弟子许含光,但她觉得,大师兄虽然得父亲亲传武艺高强,在他眼里不过只是一介武夫,为了逃婚,她偷偷离家出走,却没想到被人所擒,差点被辱,就在她绝望之时,这个男子从天而降,顿时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因这个你男子而发光了,该是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她。但是这个男子似乎将她错认为其他人了,觉得言多必失,继而双眼一闭便装晕倒地,可没想却撞在一块石头上,这回是真晕过去了。东方爵是看到女子身子欲要倒地的,但是心中还在计量对比女子初识与现今的差异,就错过了阻止女子倒地的动作,赶紧上前抱起晕过去的女子,立马踏上了回程之路,嘴角不由的抿了抿似乎有些许自责,继而有微微上扬,心中暗暗决定,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自己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瞥了瞥被制服的宣王众人只留下一句“宣王押回京,其余人杀无赦”
  新帝登基,接着便是要进行秀女的采选了,来到奉京一直没机会接近东方爵的诗音终于看到了希望。是的随擎王府一干家眷来到奉京已经快半个月了,相较于半年前来奉京无知无畏的她,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好玩又好笑,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完全不懂人间生存规则的无知少女了,也正是如此,她知道了她要找的人住在防守最为严密的皇宫,没有法力的她,一直都没有机会去接近,现在机会来了,她自然不想错过。和王妃,说了她想进宫,希望他帮忙,却得到司马逸的强烈反对,“不行,你怎么会想要要进宫呢,皇宫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你这么单纯,不适合你的”司马逸特别着急,他不知道为什么诗音会有要进宫的想法,但是他不想她进宫,真的很不想,他其实很早便喜欢上那个单纯可爱的姑娘了,虽然她有时也挺奇怪的,可是他很喜欢她,只是他已有婚约在身,母亲肯定是不会同意他娶她为正妃,可是也不想委屈她为侧妃,所以他现在自私的只想将她留在王府,能够每天相见就满足了。
  擎王妃,自是看出儿子的心思,但是知道儿子是一个懂分寸守礼节的人,她很喜欢这位诗音姑娘,曾经也提出过要收她为义女,但是,......现在见这姑娘主动提及要去皇宫她很是惊讶,同时,也很欣慰,只是疑惑“诗音呐,进宫可是一件大事,你不要和你的家人商量一下吗?”诗音一听,囧,“是这样的,王妃,其实我已经没有亲人了,自己现在是独身一人,可以自己做决定“”之前那个青女呢“王妃更疑惑了”你上次还说她被家人接回去了“诗音眼睛转了转”她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偷偷陪我出来闯荡,那次是被她自己的家人带回去了。“看到王妃将信将疑的目光,诗音继续卖力说道:”其实我要进宫是有原因的,至于原因“她装作害羞”我曾有幸见过陛下一面,很是喜欢他“说完地下头,呵呵,这种姿态是跟着那些缠着司马逸的女子学的,司马逸一听,震惊的后退两步,一脸痛苦之色,王妃见了也很是无奈,但是却也觉得诗音姑娘进宫也许也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断了自己那个傻儿子的念想。”好,正直宫中秀女采选,我们王府确实可以举荐一名秀女进宫,但是宫里不比我们王府,规矩是很森严的,所以,我得先对你进行礼仪举止的教导。于是,诗音开始了她为期一个星期的强化式礼仪学习。过程是苦不堪言,每当自己心生退意,那粉团子就又会开始嚎啕大哭,没办法,诗音只好坚持下来了。期间,又听到丫鬟们说得一些八卦,讲的是当今陛下,力排众议,立一名江湖女子为后,而且这名江湖女子已经又三十岁了,比陛下大整整四岁,诗音听了只是摇摇头,三十岁在她看来着实不大,因为自己可是已经整整3000岁了,虽然正式化形不到一年,但自己在做为一颗蛋的时候是有意识的,在她们的世界有了意识就可以计算年龄了。
  秀女正式入宫的日子到了,诗音满怀着期待的心情踏入即将要带她进宫的马车,只是马车后面传来一阵阵孩子的哭闹声“神仙姐姐,你别走!呜呜......”其实诗音一直待在王府没有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王府的小公子,那个小孩特别黏她,走哪跟哪,如果自己要走立马会哭得哭天抢地的,王妃特别疼爱这个儿子,不舍得,就会也跟着求自己留下来,因此就这样一直在王府待了下去。现在要进宫,其实也跟小屁孩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本来安抚下来了,这下又开始闹腾了。“杰哥儿,不哭,姐姐她没走,只是进宫去了,你要想她了,母亲随时带你去找她玩可好”王妃心疼的哄着幼子。“真...真的......”抽噎着看了看已经远去的马车然后又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肯定是真的啊,母亲什么时候骗过你”........
  诗音在马车里被晃得晕晕乎乎即将要睡过去的时候皇宫终于到了。被人牵着走下马车,才看到,这周围竟然停满了马车。好奇的问着送她过来的吗,嬷嬷“嬷嬷,竟然有这么多人来啊。”“回诗音姑娘,是的,此次皇宫采选秀女全国各地都有,您是王府举荐的所以您直接坐马车来到了皇宫里,直接省去了初选,在皇宫外城门的人更多”说完拿了一块牌子交给诗音“这是您的宫牌,老奴只能送姑娘到这里了,后面的关只能姑娘你自己闯了。”说着便施礼告退。目送嬷嬷和王府马车离去,在一个宫人引领下诗音步向了皇宫内门。诗音不知道,进入这一扇门后,她的人生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