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者无奈,这一缕分神能停留的时间真的是太短了,给她的提示也只到这里。而在青女房间,青女面前站立的居然也是那位老者“青女,你本是考吸取诗音归源之力化形生智的,这数百年间一直浸润在归源之力下,你的身上已经有很大一部粉诗音的气息和能力,本来是要你侍奉在她身边,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以了”,说着手一挥,青女便于他一同消失在房间里了。
  诗音来到青女房间,却发现已经没有青女的身影了,至自己有意识开始,青女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虽然青女不怎么说话,但是青女突然不见了,她心里突然就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一丝陌生的感觉挠动这她,很不舒服。“老头到底怎么了,从没见过他这么严肃,难道真发生什么了。”摸了摸空落落的手腕,灵珠消失那一瞬,有种什么东西从身体剥离的感觉,不难受,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第二天,司马逸惊奇一直跟诗音形影不离的青女竟不见踪影,虽然诗音解释说她被人接回去了,但他疑惑地是,他问过门卫,并无看到青女出门,王府暗卫无数,竟无一人知道青女是如何离开的,至此,他越发觉得此二女不简单。对诗音的好奇心越发重了。而诗音是彻底被被凡间的琴、棋、书、画、舞吸引了,求学若渴的学习着,心大的她早就把老者的话丢之脑后了。而她的接收能力和学习天赋都极好,其实这三个月来的学习,她的成果就已经快达到其他人学习三四年的效果,越发得王妃的喜爱。时间又过去一月,这期间,诗音才发现,自己身上现在不留一丝法力,别说一天一次,这一个月来她都不曾用出过法力。虽然有点郁闷,但还好现在在王府,什么都不缺。
  奉天六百二十一年3月,宣王起兵逼宫,擎王率兵携长子进京护驾,同年4月底,叛乱被镇压,宣王逃逸,奉天帝病重宣布退位,太子东方爵即位。“皇上,您刚即位,还需稳定朝纲,追捕逆贼之事请交给末将。”司马敬,拦住要驰马而走的东方爵。”舅舅不必阻拦,朕心意已决“说完御马而去。司马敬用眼神示意儿子,司马逸立马跟上。东方爵此次亲自出马却不是为了追捕逃亡得宣王,而是,探子传来消息,他寻觅多年得那个女孩出现了,
  其实二十多年过去了,按理说对于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而言,二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他淡忘,可是东方爵忘不了,不仅是因为母亲临别时的嘱咐,更是他心中自小就埋下的执念。现在得知消息,他片刻也等不及。
  在一条前往奉京的官道上,由精兵护卫着一个车队。是的,没错,那就是擎王府一行家眷,新帝即位,特召回擎王一家,让其回到奉京定居,从此离开那个荒芜,贫瘠之地。擎王妃坐在马车中,眼眶有明显的红,是的,擎王妃哭了,不过是喜极而泣,因为她本是奉京人氏,只是嫁于擎王不久后便和他一统去了封地,也整整二十年没有回去,整整二十年没有见到亲人,现在回去,怎么能够不激动呢。而此时的诗音也在其中,只不过她整个人都很萎靡,因为连续做了三天马车的她悲催的晕车了。其实诗音早就想回去奉京了,因为她要去拿回自己的紫珠。因为....诗音无奈的看了看食指上的戒指,其实之前得到戒指后,诗音有试图去打开空间戒指的,可是一直不成功,直到一个星期前,她学习刺绣时不小心刺破手指,戒指上沾到了自己的血液,戒指就被开启了,然后她就进入了戒指的空间,空间很大,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白茫茫的,接着一团粉粉的云状物体飘到了诗音眼前”主人,您可算是进来了,团子好想您啊。“说完,整个盖上了诗音的脑袋,诗音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这奇怪的东西扒扯开”好好说话,不要靠近我!“退后两步戒备的看着空中飘浮的粉云团”你叫我主人,是什么意思,你是什么精怪啊“”团子不是什么精怪呢,团子是主人的团子"说着又要上前,但被诗音用手挡着,团子表示很委屈“主人,团子好不容易等到您,您不要我了吗”诗音皱了皱眉,“你一直叫我主人,难道”看了看四周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你是这空间的伴生物?”“怎么可能呢,主人,团子是您的灵宠,才不是属于这里的。”看着这团粉云,诗音纠结了“可你明明就像是一团云,怎么可能是宠物,而且,我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灵宠啊”“主人,我真的是您的灵宠,是灵微老头告诉我进入这里才可以见到主人,我就进来了”诗音听到灵微二字就明白了,原来是那老头啊,“那你知道这个空间有什么作用吗,难道只是作为一个藏身之地。“主人,这也是我要告诉您的,这里是一处皆界灵空间,里面蕴含这及其浓郁的灵气,可以助主人您修行”粉团顿了顿有道“因为您的灵珠没有了,你本身的神力也还没有觉醒所以您目前感受不到,也吸收不了这些灵气,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回您的紫珠,找回紫珠您就可以恢复一部分灵力,就可以修行了。”诗音听了皱了皱眉说道“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啊,不想修行。”因为诗音很喜欢凡间,修行就意味着要离开。“不行,主人您怎么能够不修行呢,您不修行团子就不能长大,更不能出去,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面的.....”说完就开始哭起来,“呜......”诗音听了,很是头大,但她确实不想修炼,所以,索性出了空间,可是没有想到,那个团子的哭声却一直不绝于耳,不断的耳边响着,被哭声折磨了整整两天的诗音没办法只好答应前去找回紫珠。于是去向擎王妃辞行,却没想到他们也要去奉京,所以最后便决定与他们一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