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婴灵寻母6
  或许是被许栩突然的暴躁吓到了,婴灵听话的从她的体内出来了。
  只看见许栩的下腹有一团黑雾出现,然后这黑雾渐渐飘了出来,最后在许栩面前,化作了一个小小的身形——正是婴灵的原形。
  婴灵的脸上和身上还是带着那让人一看就觉得毛骨悚然的裂痕,他的眼睛很大很黑很纯粹。被许栩凶了,他脸上有些委屈,但是到底还是不敢再闹腾了。
  被婴灵委屈巴巴的看着,岳越都有些觉得他有些可怜了,但是许栩还是无动于衷。她仍旧在暴躁,一暴躁就口不择言:“你委屈个球,不要随随便便钻进人家的肚子里,很痛很难受的知道吗!?”
  “舒、舒服……”婴灵向许栩伸出双手,一副“求抱抱”的模样:“妈妈,妈妈,妈妈……”
  许栩:“……”
  岳越:“……”
  这算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强调三遍吗?不对,这婴灵叫谁妈妈呢?谁是她妈妈!?
  许栩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你等等,你叫我什么?”
  “妈妈。”婴灵毫不犹豫的强调和继续“求抱抱”说:“妈妈,妈妈,抱抱,抱抱。”
  许栩垂死挣扎:“……你叫我什么?”
  婴灵疑惑的歪了歪头,眨了眨眼睛,仍旧锲而不舍的求抱抱:“妈妈,妈妈,妈妈抱抱。”
  许栩彻底放弃了垂死挣扎。
  许栩拒绝抱婴灵:“你叫错人了。谁是你妈妈?别乱叫人。”
  她男朋友还没有,哪里来的孩子?不对,重点不是男朋友,重点是她一个处子怎么怀孩子……好吧,被婴灵带偏了,回来回来快回来。
  婴灵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许栩拒绝,本来就委屈了,现在更委屈了,于是他声音洪亮的大哭了起来:“呜哇哇哇哇哇哇——”
  许栩:“……”
  这种欺负小孩子的既视感和罪恶感是怎么回事???可是不对啊,她没欺负他啊?
  “乖哈,不哭了。”等许栩回过神来,就看到岳越抱着婴灵在安抚着。
  按照岳越的身份来看,他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鬼,但是他偏偏做了。值得一提的是,他身为鬼王,对身边的鬼都会有一种天然的威压,但是难得的是,婴灵居然不受这种威压的影响。
  “不难过,不伤心了,不哭了啊。”岳越的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和平时兴致缺缺和懒懒散散的他大有不同,故而对比起来十分的明显。
  婴灵也没有惧怕岳越的意思,他伸出肉嘟嘟的手抱紧岳越的脖子,但是视线还是放在许栩身上。因为被安抚了,婴灵也不哭了,只是泪眼汪汪的看着许栩,那表情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许栩被这样的神情看得莫名有些心虚,她忍了忍到底没能忍住,看向岳越,道:“你干什么?”
  岳越有些不赞同的说:“栩栩,别凶他啊,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婴灵。”
  许栩被咽了一下。
  呵呵,她什么时候凶过婴灵了?还有,平时也不见岳越是这么关爱鬼怪的鬼王。但凡是岳越存在的地方,几乎都不会有其他鬼怪的出现。由此可见,他的领地意识很强,他认为是自己领地的地方,是不喜欢其他鬼怪的存在。
  A大身为许栩接下来三年半的母校,自然被岳越归为自己的“领地”了。所以A大很少有其他鬼怪出现,若是有其他鬼怪的出现,那就是岳越允许的。这个婴灵就是其中一个,毕竟他作怪了这么多次,许栩岳越都没有管——没有出人命,而且婴灵的目标也不是固定一个人,所以他们也没有管的意思。
  至于现在管了,不过是因为许栩担心今天那个女孩子被婴灵影响会受到伤害。婴灵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盯紧了她,许栩不管的话,久而久之,那个女孩子肯定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结果现在是怎么回事!?
  婴灵直接放弃那个女孩子了,盯上了她,还认定她是他妈妈,还委屈巴巴的盯紧了她。
  当然,现在岳越似乎站在了婴灵那边,反而责怪起她来了……这操作也是骚得不要不要的了。
  许栩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说:“你怎么回事?平时也不见你如此感性啊?”
  岳越愣了愣,然后眨了眨眼睛,说:“可是这么可怜这么乖巧这么可爱的婴灵,你舍得伤害他吗?”他抱着的婴灵也跟着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茫然。这一刻,这两个鬼怪还真的有点像。
  许栩有些承受不住这两个鬼怪的突然卖萌,忍住抽了抽搐嘴角的冲动,说:“但是你明白的,我真的不是婴灵的妈妈。婴灵,你也知道的。”
  岳越放下婴灵,婴灵踉踉跄跄的向许栩跑过来,然后抱住了许栩的双腿:“妈妈。妈妈,妈妈的感觉,妈妈的气息。”
  许栩:“……”
  就因为这个……
  问许栩喜当娘的感觉如何?许栩只有一个感觉:这真他娘的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