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婴灵寻母5
  夜深人静,很多人都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栩栩,栩栩?”
  许栩意识恍惚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她。许栩的睡意向来很浅,于是她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和她脸贴着脸的岳越。
  许栩:“……”
  岳越:“……”
  岳越仍旧保持着这个动作,笑着说:“怎么样,对我这样的叫人起床的方法,是不是很满意?是不是很开心?这是只属于你独一无二的叫人起床的方法,我给你定制的,感不感动?”
  许栩,许栩很感动,并且感动得给了他一巴掌:“我感动时表达的方式。”
  岳越被打了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开心得一批,硬是继续凑过去,说:“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就是和外边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不做作。来,亲爱的,再来一巴掌,打这边脸~”
  许栩:“……”
  来人,这里有个抖m——
  许栩看了一下熟睡的舍友,然后轻轻掀开被子,边下床边小声说:“最近你是不是看了什么脑残电视剧?你一开始的高冷呢?”现在这个蛇精病是谁?当个鬼王能当得正常点儿吗!?
  “你怎么知道我看了电视剧?我这些话绝大部分确实是从那里学来的。”岳越得意的说:“我学得好不好?我说这话你喜欢不喜欢?”
  许栩穿上薄外套,忍住白眼的冲动,说:“不好,不喜欢,你正常点,人设崩得没法看了。”顿了一下,她摇了摇头:“现在确实是午夜没错吧?那个婴灵很有可能又要出现了。”
  “我出手,不会犯错的,你信我呀。”岳越笑着回答。他在心中补充说:和初见以及相处这一个月来,你终于肯对我多说些话了,这样其实挺好的不是吗。
  许栩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门,说:“我没有不信你。走了。”
  再不快些制止那个婴灵,那今早遇到的那个女生很有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影响。这几天运势不是很好就算了,就怕她沾上婴灵的阴气,身体状况会因此下降。
  岳越点点头,跟着许栩走了出去:“好嘞。”
  午夜果然是邪物等东西的狂欢时间,即使是风水还不错的十七栋,午夜还是会有那么一两个邪物出现。再加上十七栋是女生宿舍,女生阴气本就重,所以出现邪物再正常不过了。
  这些邪物手上还是干净的,并没有沾有人命,所以威胁几乎小到没有,许栩也没有管太多。不过这些邪物看到许栩身旁的岳越后,被吓得立刻逃走了。别看岳越在许栩面前越来越往蛇精病发展的趋势,他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鬼王,对邪物还是有天生的威慑的作用的。
  走廊上有些阴凉,许栩揉了揉手臂,继续往前走。所幸婴灵的气息距离这里不远,倒也不用受冷多久。
  岳越注意到她的动作,皱了皱眉,道:“你自己的身体你应该知道,午夜正是阴寒之时,你不应该穿这么薄的外套,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飘到许栩的身后,然后抱住了她。鬼的身体应该是寒冷的才对,但是许栩却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温暖。岳越这一举动,确实让她不冷了,给她驱寒了。
  “没事儿,不会这么容易受冷的。”许栩觉得岳越有些奇怪,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岳越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个月的相处以来,岳越比她还在乎自己身体的健康状态。就像是现在,他看到她似乎有些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就开始不高兴起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
  大概是错觉。他一个鬼王在乎她的身体做什么?若是把她的身体当容器也说不过去……毕竟选个好身体就应该选择健康的身体,选她病弱的身体简直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做。
  想不通的许栩也就不再浪费时间想了。
  闻言的岳越脸上的神情沉了沉,不过许栩看不到,他也没有说,于是他只好一个鬼继续不开心着。
  “鬼气越来越浓郁了……好了,到了,就是这里。”许栩看着眼前的门,正打算用秘术直接进去,不料一团黑雾突然从门这里穿出,瞬间融入了许栩的身体里。
  这一幕发生得太猝不及防了,许栩和岳越都没有反应过来。许栩只觉得肚子一痛,下处似乎有什么要流不流的液体想要流下,她脸色一变——这婴灵好巧不巧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去天台!”许栩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和岳越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幸好这里没有装摄像头,不然许栩半夜不睡觉在走廊乱逛还有突然消失被发现了,绝对有不小的麻烦要处理。
  镜头一转,许栩就出现在了十七栋的天台。
  到了天台,许栩就顾不得地上脏不脏了,她软倒了。如果不是岳越扶着她,她就要倒下来了。
  “栩栩?”
  “我肚子痛……”许栩用手捂着肚子:“岳越,我好痛,好痛……”
  “……”看到这个样子的许栩,岳越神情一滞,然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许栩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她痛得脸色都苍白无比,她咬了咬牙,说:“婴灵你给我出来!”
  身体的疼痛似乎停止了,但是很快又开始痛了,而且感觉自己的下处真的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一般,但是就是流不出来。
  许栩受不得痛,她一痛就会特别容易愤怒,特别容易暴躁,于是她低喝:“别从我下身钻出来啊操,老子还是处子,没怀过孩子也没流过孩子,你能钻出来才有了鬼了!就算我的体质很招鬼怪,你也不要随便钻进我身体啊操!再不出来,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小王八蛋,小王八羔子,马上给老子出来!!!”
  岳越:“……”
  婴灵:“……”
  岳越和婴灵被口无遮拦的许栩弄呆了。
  暴躁中的女人,惹不得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