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缢鬼有情8
  “!!!”金佑闻言怔住了。
  先不说周围突然变得黑暗和安静的环境,就说他面前站着的这个姜莹莹——缢鬼。那青青紫紫的尸斑,僵硬狰狞的神情,苍白至极的眼白,尖尖的长指甲,长至两寸的舌头……简直让他惊悚到失声尖叫出来。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他发不出声!他还能动,他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他怎么都离不开:无论跑了多远,无论他跑去哪里,姜莹莹这位缢鬼都紧紧地跟随着他。
  “别过来,你别过来!”他无声的嘶吼着。
  可是姜莹莹怎么可能会听他的?于是不仅过来了,还向他伸出了双手,目标正是他的脖子。
  金佑正想避开,不过他的脖子似乎多了什么在缠绕着,他才摸到脖子处却被缠绕在脖子上的东西猛的一扯,于是他的脸色开始通红起来,呼吸也越来越困难起来。
  姜莹莹这个时候化作一道白中参着墨的光消失在缠绕着金佑脖子的绳子之中。如果仔细一看,便知道这条绳子是姜莹莹之前在叶夭房子里上吊用的那条。而金佑的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叶夭。叶夭的身旁有四个神色惶恐的男生,他们个个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金佑的脸色扭曲痛苦,在即将窒息的时候,他的脑袋闪过了很多记忆——
  他追求姜莹莹被多次拒绝后的不甘心,决定得不到那就毁掉姜莹莹的念头,和自己的猪朋狗友给姜莹莹下套的激动和嘚瑟,威胁姜莹莹多次陪他们过夜,把姜莹莹的照片上传网络弄得人人皆知,看到姜莹莹被学校的人唾弃那开心的心情还有……姜莹莹从教学楼七楼跳下来倒在血泊之中那刺眼的一幕。
  姜莹莹死时眼睛还瞪着大大的,那滔天的恨意谁见了谁就终身难忘。从那以后,他一直做噩梦,他家里有钱有势有权,所以姜莹莹跳楼了他并没有受到一点儿影响。
  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的脑海中总响起姜莹莹的声音:
  “金佑,你不得好死!”
  “金佑,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遇见你这种人,这种垃圾!!”
  “你现在毁了我了,你开心吗?”
  “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金佑!!”
  “……”
  所以说,她现在变成了鬼,来报仇了?
  是的,她来报仇了。
  在金佑最后的意识里,他只看到姜莹莹那美丽的倩影,一如他初次看见她的时候——只一眼,他的视线就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过。
  窒息而亡的金佑的尸体倒在了一旁。而叶夭身旁那四位衣冠楚楚的男生,他们看着眼前的一切,吓得脸色都苍白极了。
  其中一个男生被吓得后退了几步,结果背却撞上了叶夭。
  因为叶夭站的位置的问题,所以她的脸色看起来和姜莹莹差不多,已经被吓得惊慌失措的这个男生也把叶夭看成了鬼。
  他们看着一旁死透了的金佑,都十分没出息的痛哭流涕了起来,一个个都跪地求饶道:
  “姜莹莹,你饶了我们吧!”
  “我们不是有意侵犯你的,我们错了!别杀我,别杀我!”
  “姜莹莹,你饶了我吧,我也是被逼的啊,我真的是被逼的!都是被金佑逼的!”
  “你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烧给你!你饶了我,求求你不要杀了我!”
  “……”
  听着这四个人的求饶,叶夭脸色很沉很冷,而姜莹莹的则是无动于衷。她变成了原先进入魅色的那个模样,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饶过你们?”
  “是啊饶过我们!”
  “你要你饶过我们,我们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只要你不杀我们,我们什么都听你的!全都听你的!”
  “饶过我们这一回吧,姜莹莹,求求你!”
  闻言的姜莹莹只觉得可笑至极,她还真的大笑出来了。笑完后,又恢复成缢鬼的模样,不过这一次她的鬼气大增,这四个求饶的男生的脖子被无形的掐住,双脚离地漂浮了起来。
  他们神色扭曲痛苦,眸中尽是对死亡的恐惧。他们听见姜莹莹说:
  “饶过你们?当初你们怎么没有饶过我!?”
  “因为你们,我失去了家人朋友学业清白梦想希望未来!我失去了一切!你们怎么没有饶过我!?”
  “家里有钱有权有势了不起是吗!?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很爽是不是!?看着别人从云端跌落尘埃,看着别人失去所有你们很得意是不是!?”
  “想让我饶过你们?不可能!我永远都不会饶过你们的!永远都不会!!”
  “地狱太寂寞了,不如你们也一起来陪着我!一起去死吧!!!”
  鬼气大盛,进体入髓,恨意浓厚,祸者身死。
  “啪嗒”一声,物体落地的声音响起。剩下四人都窒息而死,被姜莹莹如扔破布娃娃一般扔在地上。
  魅色里死了人,很快就乱了套,这里纸醉金迷的人纷纷醒过来,逃出了这里。很快,魅色就只剩下姜莹莹和叶夭了。
  两人对视着,久久都没有说话。
  “时间到了。”叶夭开口打破沉默。姜莹莹愣了愣,然后她化作那条绳子,被叶夭拿在了手中。
  叶夭在魅色找到横梁后,很快把绳子抛了上去。
  绳子被打了个结,很结实。魅色的椅子,质量很好,以叶夭和姜莹莹的本事,买不起。但此刻,这张椅子被叶夭踩着。
  叶夭笑了。
  “梦想?我的梦想,是我要当个演员,为自己活一次。”
  “那我当编剧吧。”叶夭笑着对姜莹莹说:“只当你一个人的编剧。我要写出无数本极好的剧本出来,让你把剧中的人物给演活过来,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演员。”
  “好啊,那我们约定好了。”
  “嗯,约定好了。”
  下巴过绳套,椅子落下。
  “姜大演员,你好。”
  “叶大编剧,你好呀。”